Thursday, October 13, 2005

腳本最新修正-《第五集 誣陷忠良》

《第六集 誣陷忠良》

6-1

場景/孫府內廳

時間/下午3

演出/孫將軍、家僕一人

僕:將軍啊,不好了,咱們外頭好像來了幾個東廠,好像要找大人您啊!

﹝驚慌樣﹞

孫靖:是嗎,該來的還是來了,快,叫夫人還有小姐到這來,我有事交代!

﹝焦慮不安﹞

6-2

場景/孫府大門至埕地

時間/下午3

演出/孫將軍、孫夫人、義女嵐玉、家僕、東廠首領、錦衣衛數名

東廠首領:找你們孫大人!﹝不可一世貌 隨從數人﹞

門僕:請進,請進
﹝此時孫大人及夫人小姐自內庭走出,來到前門埕地,與東廠一行人遇上﹞

孫靖:不知大人這次前來,有何要事!

東廠首領:孫將軍,您難道還不知道嗎!

孫靖:望大人請多指教!

東廠首領:哈!您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啊!來人啊!給我搜!

﹝隨行錦衣衛數人衝向內院搜索﹞

東廠首領:你難道不知道,戚繼光大人辭世後,邊境的倭寇開始騷擾邊境,尤其近來變本加厲,讓人不堪其擾。

孫靖:我一向盡忠職守,巡守邊境,近來邊境皆安,還來騷擾加劇之有!望大人明察!

東廠首領:你真不知,楊四畏都督在一處倭寇巨集的村莊理發現孫大人您與倭寇勾結的證據,也發現孫大人您想與你的恩師戚繼光大人圖謀造反的證據。

孫靖:不可能!吾師早已於前年仙逝於故居,我稟承師命,固守邊境,心向朝廷,怎麼可能會想要圖謀造反!﹝憤怒﹞

東廠首領:自從張居正輔政失勢敗亡後,你們這群勾結一氣的亂黨,早就被懷疑圖摩造反啦,楊大人也已經向聖上稟報,要我詳查此事,孫大人,您可要說清楚啊!哈哈哈哈!﹝冷笑數聲,孫靖咬牙切齒﹞

錦衣衛:﹝自內庭而出,手捧數冊簿本﹞稟告公公,查到與倭寇勾結名冊數本,全都是兵器與人員的造冊。

孫靖:胡說!栽贓!你們怎可以胡作非為!

東廠首領:聖旨到,孫將軍接旨……﹝自袖中抽出聖旨宣讀 眾人跪地﹞奉天承運,皇帝召曰,朕命東廠提督司禮監調查戚繼光將軍張居政輔政陰謀造反一案,令相干犯案人等去職接受調查,不得違抗。 欽此! 孫將軍,請您跟我走,來人啊,卸去朝服,押送犯人!

孫夫人:怎麼可能,孫將軍是冤枉的啊!﹝激動貌,緊抱孫將軍﹞

孫靖:夫人,您別慌,我隨他們去就是了!﹝激動貌,安慰夫人﹞

嵐玉:爹,您是冤枉的啊!﹝激動貌,三人相擁﹞

東廠首領:來人啊!﹝其他錦衣衛作勢逮捕﹞

孫夫人:不行,你們不能帶他走,老爺啊,您說說話啊,你這一去不知是死是活,這明明是冤枉的啊!﹝激動貌,三人相擁﹞

孫靖:嵐玉,照顧好夫人!﹝做勢就逮﹞

嵐玉:爹!﹝激動貌,哭泣不止﹞

孫夫人:﹝發狂貌哭泣,哭泣不止﹞不行,不行帶他走!

孫:夫人!﹝回頭相望﹞

錦衣衛:給我帶上腳鐐手銬!

孫靖:何必如此!我乃朝廷命官,不受此辱!﹝憤怒﹞

東廠首領:少給我廢話

嵐玉:爹!﹝激動貌,哭泣不止﹞

孫夫人:﹝衝上錦衣衛﹞誰都不能帶他走!!!!

﹝錦衣衛受驚嚇,順手刀起,孫夫人竟倒臥血泊中﹞

孫靖:夫人!﹝悲憤﹞

嵐玉:娘!﹝悲憤﹞

東廠首領:哼!別擾我辦事!

孫靖:啊!﹝激動上前奪下錦衣衛守中之刀,殺向前去,嵐玉順勢防衛﹞

東廠:好大膽子!給我上啊!

﹝孫靖父女與錦衣衛數人纏鬥,東廠首領放火焚屋,孫將軍發怒狂殺,父女聯手狂殺錦衣衛數人,最後一刀殺死東廠首領,也將聖旨擲入焚火中﹞

6-3

場景/孫府廢墟外

時間/下午5時,黃昏

演出/孫靖、嵐玉

﹝孫靖父女兩人將夫人及傷亡的家僕埋下安葬,在墓前商討對應之策﹞

嵐玉:爹,別過度傷悲!﹝作勢安慰卻也淚流不只﹞

孫靖:夫人啊!夫人啊!

嵐玉:爹!

孫靖:我孫靖一生精忠報國,十五歲追隨吾師戚繼光,留心韜略,奮跡武闈。管屯而俗弊悉除,奉職而操持不苟,南爭北討,為國盡忠,不曾懈怠,也曾受張居政輔政提攜,推行新政,奉公努力,今卻落得如此下場,該如何是好啊!夫人!夫人啊!﹝感嘆貌﹞

嵐玉:爹!我們還是要先收拾起悲傷,要先找到一個靜僻的鄉野躲避追查,然後想辦法為娘報仇,洗刷冤屈啊!

孫:嗯,只有這樣了,我們得趕快離開,嵐玉,咱們走!

﹝孫靖父女整理墓地後,倉促準備行李,便騎馬急忙逃離了﹞

待續下集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