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3, 2005

腳本最新修正《第十二集 抉擇》

《第十二集 抉擇》

12-1

場景/竹林湖邊

時間/陰鬱的午后

演出/柴田讎、嵐玉

﹝柴田讎一人佇立湖邊,手握巨觴,望著水中漣漪不語,嵐玉從身後小屋中走出,緩步走向柴田讎身邊﹞

柴田讎:為甚麼?為甚麼?我的殺父仇人,竟然成了你的救命恩人!你為何不跟我說,為何不跟我說!

嵐玉:我……﹝嵐玉站在柴田身後,不敢跨前一步﹞

柴田讎:你要我跟他決鬥嗎?﹝依然望著湖面﹞

嵐玉:不,不要!﹝淚下﹞

柴田讎:那難道你要我放下殺父之仇,作一個永遠背負著仇恨抑鬱的人嗎,這樣子,這是你要的嗎?

嵐玉:我不知道,我只希望能夠永遠跟你在一起,但是,義父是一個曾經照顧我一輩子的人,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掩面哭泣﹞

柴田讎:我們不該相遇的,或許,我應該永遠都不要碰到你們,就讓我一個人背負仇恨,遠走天涯!﹝柴田讎回頭,望著哭泣的嵐玉,幾步走近嵐玉,輕撫嵐玉臉頰﹞

嵐玉:就讓這一切都靜止下來,我們都不要走出這竹林,作個遺世獨立的一對戀人。

柴田讎:嵐玉﹝輕吻嵐玉的額頭﹞

12-2

場景/鄉野間孫靖父女藏身的小屋

時間/晚間

演出/孫靖、嵐玉

﹝嵐玉自外歸來,孫靖在屋中點一盞燈讀著佛書﹞

孫靖:嵐兒回來啦!

嵐玉:是的,爹!

孫靖:他都知道了?

嵐玉:嗯

孫靖:﹝放下手中的佛書﹞盡與何結相應。. 乃至怨讎.刀杖相向…..嵐兒,前世因緣,今世了結,我與他的恩怨,應該有個了斷。

嵐玉:爹….

孫靖:我已經決定了,該是了結的時候了,我決定要與他決鬥!該是我了結恩怨的時候了!

嵐玉:爹!不可以!我不希望看到你們的對決,更不想要你們兩個人之中有人受傷害,不可以!

孫靖:嵐兒,這些日子以來,我反省我過去種種,以為為國盡忠,卻是荼毒生靈,妄殺無辜,不論是倭寇盜賊,還是誤殺百姓,我的雙手沾滿了鮮血,此生罪孽深重,該是放下屠刀,立地懺悔的一刻!﹝悔恨狀﹞

嵐玉:爹!

孫靖:或許柴田讎手起刀落,取我首級的那一刻,就是我超脫成佛的機緣,嵐兒啊!你別攔阻我了!我要跟他再見一面,約定決鬥時刻!

嵐玉:不可以,爹!我是不會答應的!不要啊!﹝嵐玉倒入孫靖懷中痛哭﹞

孫靖:嵐兒,答應我,我再也不用對我過去的殺戮愧疚,不能成眠;或許,我還能和你娘在黃泉相見,解脫此生痛苦!

嵐玉:不!
﹝此時孫大人及夫人小姐自內庭走出,來到前門埕地,與東廠一行人遇上﹞

12-3

場景/竹林湖邊小屋屋內

時間/白天清晨

演出/柴田讎、嵐玉

﹝敲門聲﹞

嵐玉:是我!

柴田讎:﹝一夜未睡,靜坐床上﹞進來吧!

嵐玉:我爹有了決定!

柴田讎:我也有了決定,先聽我說!

嵐玉:好吧,你說!

柴田讎:我想解脫這苦,這背負十多年來仇恨的苦,你要幫我!

嵐玉:你說,我一定幫你

柴 田讎:當我在義父鄭芝龍船隊中,冒險犯難,歷經險惡的過程中,雖然幾次屢受生命的威脅,但是我卻在義父給我的幾次任務中,感受到無拘無束的快感;每當望向 一望無際,天寬地闊的大海時,都希望我就是乘海翱翔的海鳥,我很喜歡那樣的感覺;但是,當義父將巨觴交給我,提醒我父仇未報時,我像是跌入了復仇的深淵一 般,被束縛至今;直到,遇見你之後,我愛上了你,這一陣子的相處,讓我也開始想要掙脫這個復仇的宿命,嵐玉,我深愛著你,你的愛解放了我的仇恨,即使你的 義父是我的殺父仇人,但是我願意放棄一切,希望你跟我一起,我們兩個一起,回到我熟悉的海洋,一起享受自由,不要再被羈絆!﹝嵐玉聽著留下了眼淚,柴田讎眼中泛著希望的光芒,殺氣忽然從他眼中消失﹞

嵐玉:我願意,我願意,現在就帶我走吧!義父他今天就要來找你談決鬥之事!趁他還沒來時,我們遠走高飛,一起逃離仇恨吧!

柴田讎:嵐玉,謝謝你,我們就這樣決定了,我會照顧你一輩子的!

嵐玉:我愛你,我也不想要你們有人受傷害,我們走吧!

﹝隨即兩人動身離開,未留下隻字片語﹞

12-4

場景/竹林湖邊小屋屋內

時間/白天上午

演出/孫靖

﹝敲門聲﹞

孫靖:柴田讎,你在嗎? 嵐玉啊,在嗎?

﹝語畢推開門﹞

孫靖:沒人,去了哪裡?不會是要離開吧!

﹝轉身離去,朝海邊村莊前進﹞﹝敲門聲﹞

12-5

場景/海邊村莊

時間/正午時分

演出/柴田讎、嵐玉、平藏信

﹝兩人漫步在荒涼的沿海漁村﹞

柴田:看看有沒有渡船可以借用!

嵐玉:是啊,好荒涼的村子啊,好像以前我們的村莊﹝忽然猶豫止語﹞

柴田:沒關係,我知道你不想提到以前的事,….….是啊,如果這一切從來都沒有發生過,或許你我就是一對青梅竹馬,過著平凡生活的漁夫漁婦了……

平藏信:柴田老弟!柴田老弟!

金賢喜:柴田哥哥!柴田哥哥!

柴田:平藏信,是你啊!好久不見!怎會上岸來了?還有,賢喜,你也來了啊!

平藏信:這位姑娘是?

柴田:說來話長,這是我的青梅竹馬,他叫做嵐玉。

嵐玉:你們好。

金賢喜:青梅竹馬?﹝表情疑惑吃醋﹞

柴田:對了,這是平藏信,我生父的家臣,是我在武術上的恩師,在義父鄭芝龍的艦上,都是他在照顧我的。

平藏信:少主,別這麼說,身為柴田家的家臣,照顧少主是應該的。

柴田:這位是金賢喜,高麗的辣妹子,喜歡胡鬧,是我與義弟鄭森的小跟班,也是義父鄭芝龍在高麗國收養的義女。

金賢喜:柴田哥,我不要當小跟班!

柴田:對了,平藏信你怎麼會來。

平藏信:鄭首領在前些日子收到你的信,說你找到殺父仇人了,他要我趕快來到你說的地方,看看有甚麼可以幫忙的,我自己也想見見殺了你主公跟主公夫人的讎人,柴田,我也想報仇啊!

柴田:這﹝為難的樣子﹞

﹝待續下集﹞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